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焦点
首单绿色金融柜台债意义深远
2017-09-15 09:46
 记者周轩千  
 
   9月13日和14日,绿色金融债券首次面向个人零售,个人投资者可以通过工行、农行、中行的营业网点和电子渠道购买总额不超过6亿元国开行2017年第三期绿色金融债券。兴业研究的刘翌等分析师指出,作为首个可以由个人投资者购买的绿色国开债,本次专题债券的发行将会对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带来深远的影响。
 
  利于扩展绿色金融市场
  刘翌等分析师表示,这期绿色金融债的发行,拓宽了公众参与绿色投资的渠道,扩大了绿色金融的社会效应。
  “本次面向个人投资者发行债券,为绿色金融和普惠金融相结合提供了一个创新、标准的路径,也扩大了绿色债券的投资主体范围,让个人投资者有机会直接为环保贡献自己的力量,还能获得稳定的收益,强化社会公众保护环境、支持绿色发展的主人翁意识和绿色责任投资意识。”刘翌等分析师称,“目前,我国个人投资者参与绿色债券投资只能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的方式来实现,但不管是全国银行间债市还是沪深交易所,对个人投资者参与绿色债券交易都有诸多限制,比如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是在2016年2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柜台业务管理办法》后才对个人投资者进行开放,而且对合格个人投资者在年收入、金融资产持有市值和投资经验有一定要求。而在一级市场上,目前我国投资者能直接在发行时进行认购的债权投资工具只有储蓄式国债和凭证式国债,没有渠道能参与绿色债券的发行认购。然而,绿色债券带来的环境外部性与每一个公民息息相关,绿色债市的发展也需要所有公民共同支持。因此,引入个人投资者参与绿色债券投资,对于推广绿色发展理念、扩展绿色金融市场,都有重要的作用。”
  据了解,本期国开行绿色金融债所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湖北省襄阳市汉江水环境保护建设(襄阳市第一期乡镇污水收集处理工程)等三个污染防治项目。据测算,这些项目建成后可减少污染负荷(BOD5)365吨/年、重铬酸盐需氧量6091吨/年、悬浮物5787吨/年、总氮761吨/年、总磷60吨/年。
  据工行上海市分行有关人士介绍,柜台国开债信用等级高、安全性好、交易起点低,收益固定,单笔债券交易起点及最小递增单位均为100元面值,能满足社会公众对安全、透明、收益适中的债券产品的投资需求。
  刘翌等分析师还指出,按照我国《税法》的规定,个人投资国开债能够享受利息收入免个人所得税的优惠,而机构投资者不能免税,“由于国债对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均免税,因此机构投资者投资国开债势必较投资同期限国债会要求更高回报,差额为对应于企业所得税率的25%。由于机构投资者在债券市场拥有绝对的定价权,因此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投资国开绿债实质上就比国债获得了25%的额外收益。通过这样的方式为个人投资绿债提供税收优惠,也不失为绿债税收补贴机制的一种有益的探索。”仍有极大发展空间
  刘翌等分析师同时表示,本次面向个人投资者发行绿色金融债券,从侧面体现了国家对绿色金融发展的重视及鼓励公众、个人投资者参与支持绿色金融发展的态度。另外,将投资主体在发行端由机构投资者向个人投资者进行扩展,为日后绿色债券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可以复制的模式,“未来在政策允许的条件下,可考虑将此种发行方式在其他政策性银行和国有四大行发行绿色金融债时进一步推广和应用。”
  根据中诚信国际数据,今年1-8月,我国绿色债券和绿色资产支持证券共计发行67只,规模1127.59亿元,约占同期全球绿债发行规模的25.04%。自2016年国内绿色债券市场启动至今,我国境内贴标绿色债券与贴标绿色资产支持证券共计发行120支,累计规模达3179.9亿元,约占同期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的32.58%。
  虽然我国绿色债市快速发展,各项政策不断完善,但在专业人士看来,我国绿色债券发展及其监管也面临重大挑战。
  “譬如,我国主要的绿色债券相关法律规范由多部门发布,关于绿色债券的认定标准尚未统一,仍存在损害市场公平的潜在风险,且尚未与国际标准完全接轨,约22%的中国绿色债券只符合中国绿色债券定义。并且,由于财税优惠、奖惩政策及针对绿色项目的政府担保等可能的支持措施尚不成熟,绿色债券对发行人而言成本优势仍不明显。另外,2017年是2016年绿色金融元年后的第一个存续年,而绿色债券整体披露内容符合监管要求的比率为62.5%。对投资者而言,债券资金投放明细、绿色项目进展等信息更值得关注。”毕马威有关人士指出,“值得期待的是,相比欧美成熟市场,我国的绿色债券仍有极大发展空间。随着各地推进绿色金融改革试点等行动的开展,各项优惠政策及法律规范将逐步落实,绿色债券涵盖的领域类别将更多样化,也将吸引更多绿色责任投资者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