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银行理财转型刻不容缓
2018-02-06 16:00
记者周轩千  
 
   2月2日出炉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年)》指出,去年,监管部门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为基本前提,以推动银行理财回归代客理财的资管业务本源为宗旨,加强监管,治理乱象,防范风险,积极引导产品转型。近日召开的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则提到,今年要“严格规范交叉金融产品,推动银行及早开始理财业务转型,逐步压缩银信类通道业务,严格执行新近发布的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在资管新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即将落地实施的背景下,银行理财业务转型刻不容缓。
  1严监管迫使理财业务转型
  “2018年资管行业将进行深度调整,理财业务转型势不可挡。”中银国际分析师励雅敏、袁喆奇指出,“此前落地的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中,也明确提出银行理财投资非标禁止期限错配、打破刚性兑付。”
  “其实,在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之前,对于银行理财已有相关要求,比如,不能开展资金池业务;禁止期限错配。但在实际执行中,这些问题仍然存在。”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记者,剑指“大资管”的资管新规非常有必要及时出台,因为这有助于管理规模已非常庞大的影子银行业务,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金融分业监管的背景下,金融机构之间却已经出现混业、跨业导致的监管套利、资金脱实向虚,且这种风险带有‘灰犀牛’性质。”温彬指出,“监管部门已经认识到这种风险,并采取了有力、有效措施。资管新规不仅在短期内有助于防范风险,更重要的是从中长期规范资管业务发展。”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银行业分析师许文兵对记者表示,以往“一行三会”发出的监管政策,在时间和具体规定的协调性上有所欠缺,导致监管套利的空间存在。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后,更有利于统一监管,五部委去年11月联合发布的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也更有利于资管业务规范发展。
  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指出,2017年银行业出现的一个积极变化是,脱实向虚势头得到初步遏制,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4万亿元。银行理财少增5万多亿元,通过“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少增约10万亿元。表外业务总规模增速逐月回落。
  “在严监管环境下,理财增速会持续放缓。”许文兵表示,“2017年下半年,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趋势。”
  温彬表示:“资管新规未来落地后,在短期内肯定会对理财增长带来负面影响,主要原因是部分理财业务不能再按原来的模式发展了。另外,在理财产品结构转型过程中,随着刚兑打破,有很多投资者可能就不再选择购买银行理财产品了,这也会在短期内造成冲击。”
  2净值化转型有助打破刚兑
  温彬表示,在资管新规的要求下,银行将更多地推出净值型产品,其背后意味着要打破刚兑,也会有一个投资者教育的过程,就像当年的股市投资者教育一样。“银行提供预期收益型产品,投资者可能近似地认为有保证的收益。公募基金也是净值型的,每天有波动,但并没有投资者因其折价、亏损,一定要让基金公司兜底。”温彬表示,所以,打破刚兑应与理财产品的设计和发售相结合。
  某商业银行副行长也表示,为顺应资管新规,对银行而言,关键是要重新设计产品,同时,在销售过程中,充分揭示产品潜在的风险;对客户而言,意识上要改变对银行理财产品刚性兑付的期许。“这是一种观念的转变,需要一个教育和培养的过程。”
  “发行净值型产品的银行家数在逐步增加。截至2017年9月末,发行净值型产品的银行家数为44家,较上年同期增加5家。”平安证券的魏伟等分析师表示,开放式与净值型将成为未来银行理财产品的转型趋势。
  许文兵指出,净值型产品的好处在于,可以让投资者实时了解产品运行情况。但他也称,2017年净值型产品占比还不高,转型进度仍较慢。许文兵同时表示,结构性存款是保本理财产品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
  温彬表示,未来银行发行的大额存单可能会对银行理财市场形成分流,兼具收益和流动性的货币基金也能满足部分投资者的需要。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2018达沃斯论坛年会上指出:“各方面的风险防范意识正在强化,‘刚性兑付’和‘隐性担保’的市场预期正在改变,这对我们防控金融风险创造了重要的心理条件。”
  3非标资产有保有压
  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要求,“资产管理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规模不小的非标资产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备受瞩目。
  对此,温彬表示,过去几年,非标项目在满足实体经济部门融资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补充作用。随着金融监管加强,一些项目需要按照新的监管要求进行对接,但在对接过程中,要分情况看。部分项目过去违反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甚至有的项目本身存在问题,比如不符合正常贷款审查要求,这些项目也无法回到表内;对其他非标资产而言,如只是作为正常的补充融资渠道存在的通道类非标项目,可以从非标转成标准化资产,主要通过债券市场来继续满足项目融资需要。
  某银行资管管理部负责人也表示,非标资产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过程中发挥了独特作用,资管产品所投资产品的内涵比标准化与否更重要。
  中金公司分析员张帅帅、王瑶平预计,资管新规实施之后,理财资金投向的表外非标资产大部分将继续留在银行体系内,其中部分转回表内,部分由长期限理财产品对接。
  “我们预计,未来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的规模会下降,但由于非标业务期限较长,因此短时间大幅下降的情况难以出现。”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表示。
  《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年报(2017)》显示,截至去年底,理财资金投资的资产中,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占16.22%,较2016年底下降1.27个百分点。
  4考验银行主动管理能力
  “过去金融机构只要有资金,就可开展委外、通道业务,通过错配、加杠杆来获得更高收益,实际上承担了更高的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并没有体现自身真正的财富管理能力。资管新规实施后,居民和企业面临的选择会更多,特别是面向中高端客户、私人银行客户,如何为他们创造持续、稳定的回报,满足其财富保值增值需求,将更考验资产管理机构的主动投资和风控能力。”温彬指出。
  许文兵也表示,银行应加快主动投资管理团队的建设,加强主动投资管理的能力;相较而言,大型银行主动管理的能力比较强,投资团队、人才储备比中小银行更充分。
  温彬认为,较长一段时期内,中小银行的投资管理能力仍将偏弱,面向中高端客户开展的财富管理业务可能还离不开与其他机构的合作;对大中型银行而言,仍会倾向于培养自身的财富管理品牌,提高市场影响力。
  “从中长期来看,资管新规意在让资管回归本源,客户也将被进一步细分,使财富管理在不同需求和不同供给之间更好地匹配。”温彬指出,就中长期而言,中国居民财富管理市场空间非常大。